2018年4月29日星期日

《Rising Sun》(旭日)

3人玩1次。

游戏大纲

《Rising Sun》的制作团队是《Blood Rage》的同一批人,设计师是 Eric Lang。这是欧式的战争游戏,粒度低,运气低。和《Blood Rage》的一大共同点是怪兽雕塑十分精细、精彩。


游戏背景是神话化的日本。玩家扮演战乱中争雄的家族,要经过春夏秋三季的战争,通过战斗和其他方式得分,最后最高分的家族就是赢家。

地图上只有八个省份。游戏的架构是三个季,每一季有七回合。整个游戏就只有21回合。每一个回合其中一个玩家会摸四张行动牌并从中选一张来执行行动。没选的牌会放回牌库顶,所以现行玩家会知道下家将会摸到这三张牌。行动是所有玩家都可以执行的(类似《波多黎各》(Puerto Rico))。有一些行动会让现行玩家和他的盟友有额外的好处。一个季的七个回合里,基本上是大家在部署,如起兵、行军、收买敌兵、征税。七个回合结束后,那一季才开始打仗。有多少场仗要打要看有多少玩家。在哪一些省份要打,则是季设置时随机抽的。有打仗的省份不管有多少方人马参与,只能有一个胜利者。胜利者能获取省份奖牌。这奖牌本身有分数值,到了游戏结束,收集越多不同的省份奖牌能得越高分。这鼓励玩家去争不同的省份,而不死守同样的地方。

打横的第一行四个板块是神明。玩家在起兵时,可以训练和尚来拜神。和尚最多的人会得到一些好处。每一季的第三、五、七回合过后,要启动神明的能力。只有最虔诚的家族能使用。能力包括行军、赚钱、提高信誉(所有平手情况下都用信誉定优势)。

第二行是一个季的流程。大格子用来放玩家选择的行动牌,这时已经放了两个,也就是过了两个回合。第三五七回合后的神字表示要启动神明。最后红色框的图就是战争。最前面的太极标志代表玩家可以进行结盟。结盟是大家自由讨论的,没有特别机制。每两个家族能成立一个同盟。好处在于其中一个盟友选择行动时,他自己和他的盟友都能享有额外福利。不过到了打仗时,盟友还是会竞争的,不会两军合一。右上角可看见我(绿色)和 Allen(蓝色)结盟了。我们的结盟标记结成一个完整太极图。阿 Han 是红色,没有盟友。人数三个,只可能有一个同盟。

这是玩家棋子。每一个家族的棋子都用不同的雕塑。我用绿色家族。左边的是我的和尚。中间两个是士兵,虽然雕塑不同,但用途一样,只是漂亮给你爽。右边是我的城堡。绿色家族的其中一个特色是城堡可以移动,所以有乌龟背着。这是名副其实的移动城堡!

这是家族的屏幕,会注明一些家族的特色、特权。各家族有自己的起始省份,每一季开始有不同的收入。右下角的参考表注明游戏结束时有多少不同的省份奖牌能得多少分。屏幕下面的是游戏的钱币,很别致。

游戏中有一种行动是可以买这一些特权牌。有些特权牌会召唤怪兽。这照片里这两张牌让我每当起兵能多练一个士兵。有两张就等于每一次起兵多练两个士兵。我搞人海战术。

这是参考表,是双面的。这一面解说一场仗的流程。打仗前所有参战家族要在屏幕后面做秘密投标,把钱放在这四个大格子里。屏幕揭开后,流程中的五个步骤会一个一个执行。四个大格子谁押的钱最多就能用里面的能力。第一步骤是切腹,就是能让自己的战士全部自杀来获取分数和信誉。这等于放弃战斗,对于势力弱的军队未尝不是好事,反正赢面低。第二个步骤是捉人质和偷分数。这会削减对手的战力,有时候能改变战果。第三步骤是争取带浪人上阵。这更加可能影响战果,不过前提是自己有事先雇用了浪人,要不然争赢了就只是防止别人带浪人上场。第四个步骤就是正式打仗,纯粹是看人数定胜负。输方全部战死,胜方丝毫无损。最后步骤争赢的人,每一个死掉的战士得一分。

左下角的是浪人棋子,在每一季的七个回合中有不同的方式能雇用。右下角的是省份奖牌。这一张是第一季(春季)的,只值一分。

整体上《Rising Sun》可说是争分游戏。故事主轴是每一季一回合一回合的部署和季终的战争。战胜并收集省份奖牌是一大分数来源。这是主线。不过玩家还有其他方式得分。打仗的几个步骤里就有各种得分方法。正常回合里征税也有一些省份会给分。

亲身体验

我和阿 Han 、Allen 三个人玩,我们都是第一次玩。

这是游戏初期,我们的战士大部分还在各自的起始省份。我绿色家族在本岛中央的京都区,阿Han的红色家族的本营则是我东边的江户区。Allen的蓝色家族本营在北方的北海道区。

阿Han是起始玩家,所以第一季他会有机会选三个行动,我和Allen只会选两个,因为一个季只有七回合。阿Han就建议我们跟他结盟,因为会对我们有好处,多享用盟友特权。不过他这么说我们反而更有戒心,结果决定了我们两个结盟,一起牵制他。

第一季接近尾声,情况很不妙。阿Han(红色)的势力遍布天下,我和Allen的还真不长进。一部分原因是阿Han有用背叛行动,能把敌人的士兵换成自己的士兵。这样可以不战而胜。阿Han家族的特别能力是钱能当成浪人,所以只要他钱赚得多,打仗时能争得到浪人出战的权力,也同样地花钱当成浪人上阵。他名副其实是用钱打仗。他也正好是钱赚得很厉害。第一季他是大赢家,一口气抢下多个省份奖牌。

到了第二季,Allen和我更加是要结盟了,因为不联手对付阿Han不行。他太强了!第二季要打的仗,大部分和第一季的省份一样,这样对阿Han来说就少了吸引力,因为省份奖牌去抢不同的才比较有利。当然,阻止别人收集奖牌还是有价值的。第二季我(绿色)和Allen(蓝色)才开始慢慢扩张势力。

省份旁边六角形里面的标志是做征税时能获取的资源。做征税的时候,每一个省份势力最大的家族能在那里征税。所以部署不一定只为了季末的战争。如果能在很多省份争到强势,做征税是很赚的。京都区(绿色省份)做征税能得四分。

这些黑白色的航海路线会把一些省份接起来。图板上的相接性是大的。三步之内,可以从任何省份到达任何其他省份。省份是易攻难守,而且死守从得分角度上并不吸引。

这是第三季,秋季。夏季战争后,阿Han还是遥遥领先,我和Allen的结盟根本无济于事。到了秋季,Allen就放弃我了。阿Han招他结盟,他答应了。这时候分数计上我和阿Han是接近的,Allen还在零分左右。阿Han招Allen结盟是对的策略,因为他和Allen联手对付我这第二名,能帮他保持第一名的位置不受威胁。Allen的想法则是既然赢是不可能了,就改变目标,别当最后一名。所以他借助阿Han的力量也是正确的。我虽然表面上是第二名,但其实我的情况差阿Han很远。他手上已经很多省份奖牌,这些分数还没做结算,所以分数计上还看不出他真正的成绩。

第三季要打仗的省份,竟然和第一季、第二季差不多。能收集的六种省份奖牌阿Han已经收齐了,所以第三季他再抢奖牌,主要是防止其他人得分,对他自己的得分帮不多。上面照片一看就知道是哪五个省份会打仗,因为没打仗的省份根本没人去。

这是第三季将会打的最后一场仗,第五场仗。我(绿色)投入了很多战士。不过我的兵力虽然强,是不是能打赢还是难说。阿Han虽然只有一个士兵,但他的钱可以当浪人来用。他的钱多,要争到用浪人的专利并把战力提升五六点绝不是不可能。《Rising Sun》里的战争,虽然战士数目低、打斗也没有特别机制,纯粹是比数字,但是秘密投标的机制造就了许多变数。战争变成有很大的心理战。

结果,我真的从第二位置掉到了最后,阿Han轻易保持了领先位置,总分把我和Allen抛得远远的。

感觉/想法

《Rising Sun》是制作美式、机制欧式的游戏。它是战斗游戏,玩家互动高,粒度低。战斗的最终目的是得分,不该为战而战。所以战斗不是热血式的,而是有目的性、精打细算式的。有很多机制是确定性的(deterministic),所以玩起来会有点下棋的感觉。资讯都是公平地摊开给所有人看的,你不够人家来、算不过人家,就真的是人家比你有本领。当季有哪些省份会打仗、有什么特权牌能买、有什么神可拜,都是摆在眼前的,大家都能筹划、计算。不过游戏还是有点运气成分的,不是只在做公式计算。行动牌牌库里的顺序会影响玩家能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打仗时能不能猜中对手的策略,也有点看运气。这是好的,世事无绝对。部署能尽量做好,但有时候关键时刻的决策可以改变战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