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9日星期六

《The Lepak Game》

5人玩1次。

游戏大纲

如果你有玩过或听过《Cards Against Humanity》的话,那么《The Lepak Game》基本上就是马来西亚版本的《Cards Against Humanity》,游戏机制是和《Apples to Apples》相同的。每一回合会有一个玩家当发题人,其他的玩家会竞争提供最佳答案。发题人从问题牌库摸两张牌,然后选一张来做当回合的问题,打开给大家看。答题人手上会有八张答案牌,要从手中选一张自己认为是最恰当的答案牌。答案牌要等大家都决定了后,才同时打开。答题人可以解说自己的想法,游说发题人评自己的答案为最佳答案。最佳答案是没有明确标准的。发题人喜欢就好。准确不一定就会备选。有时候发题人会选择最搞笑的为最佳答案。谁的答案被青睐,他就能得分,并成为下回合的发题人。到有人达到特定分数,就会成为赢家,游戏结束。

问题牌大多是很广泛的形容词或句子。答案牌则是和马来西亚有关的事物,如习俗、人物、食物、品牌、事件等等。这游戏的幽默要熟悉马来西亚时事和文化的人才能明白。我想只有马来西亚人能真正充分享受这游戏。

游戏配件只有纸牌。黄色背的是问题牌,蓝色背的是答案牌。

我玩过的那一局,我记得有这两个问题(浅灰色牌面)。白色牌面的是胜出的答案牌。左边的问题牌问的是“当犹豫……”。最佳答案是“见人都称呼老板”。马来西亚还真的有这样的习惯。有时候对陌生人是会称呼老板、或靓仔。右边的问题牌问有什么让马来西亚人团结。最佳答案是净选盟大游行。那一回合这是很明显大家都赞成的,其他的玩家都觉得难以为各自的答案推销,因为怎么都比不上净选盟大游行。这虽然不是什么搞笑或幽默的答案,但出现那么贴切的组合也是痛快的。

亲身体验

《Cards Against Humanity》我没玩过,无法比较。我所理解的是《The Lepak Game》的机制是一样的。要说是游戏,不如说是团康活动。它的重点不是争输赢。每一回合发题人判谁的答案最好,也没有很精确的条规。它的乐趣在于答题人怎样选出有趣的答案、怎样游说发题人选自己的答案。这不是那种玩得很认真的游戏。俗语说认真你就输了,这里可是真的。游戏的机制会引起讨论、争议、笑话。这些才是乐趣所在。

感觉/想法

《The Lepak Game》是聚会游戏,是热闹式的游戏。它好不好玩,有一定程度要看你和什么人玩,看他们是不是有幽默感、有创意、风趣的人。这是适合非玩家、休闲玩家的游戏。或者应该说是聚会活动吧。

2018年5月12日星期六

桌游照:《Unlock: Squeak & Sausage》、《卡坦岛》

2018年4月8日。和孩子们玩《Unlock! Squeak & Sausage》。这是我们玩过的第二个《Unlock!》系列密室逃脱游戏。第一次玩的《Unlock! The Formula》我们没有一起玩。我是先和 Allen 玩,后来让两个孩子玩。她们那时是玩得有点挣扎的,没有在一个小时内逃脱。这一次我们三个人一起玩《Squeak & Sausage》,算是蛮顺利的。整体上我也觉得比《The Formula》容易。出版社的难度评分,《The Formula》和《Squeak & Sausage》同样是第二级。

晨睿(11岁)虽然是家里最小,这一次的贡献可不小。她有一些我们听起来很离谱的想法,结果去试了后,竟然是对的推论。这教导我们在团队合作上,我们不能轻视年纪小的人,应该尊重、聆听所有人的意见。有一道题我们之前玩《Escape》系列有看过,我们很快就联想到,很快破解。感觉是有点失望的,觉得自己不劳而获,少了成就感。


这是我们的成绩,五星。我们45分钟就完成了。没有用过提示(第一行右边)。开错牌两次扣了6分钟(第二行)。打错密码一次扣了2分钟。所以真正玩的时间才37分钟。

2018年5月1日劳动节,我邀请了同事来家里玩。我也很久没搞聚会了,通常是参与别人的聚会。我们共七个人,正好可以拿《7 Wonders》出来玩。我这一次的打算是教他们玩一些中量级游戏。以前通常都玩轻量级游戏。有一些同事以前有来玩过,所以我想可以逐渐提升游戏难度。不过来玩的朋友还是有新手,不是每一个新手对游戏复杂度有同样的接受度,所以后来我们是分了两桌来玩,玩不同复杂度的游戏。

这是《7 Wonders》里我的国家。我通常不喜欢搞军事,不过这一次看左右两边的 CK 和伟杰都不起兵,我就姑且搞一搞,占点便宜。结果不知不觉三个年代我都是军事比他们强,累积起来得了18分。CK 在后来有搞军事,但并没有超越我,所以他投入军事的资源就有点浪费了。他左边的熙舜也是有搞军事,他们两个之间是有得争的。不过最终 CK 的军事总分还是负分,所以他用在军事的资源也许不太划算。我们这一局似乎很多人都注重生产资源的建筑,有点资源泛滥的感觉。科技没什么人做,台面绿色的牌很少。我有做一些,但不多。CK 的世界奇观会给一个科技标志,他是适合追科技的。可是他初期没追,到后期才决定追又会嫌慢了,不划算。

上面照片里我的世界奇观第二阶段完成后的能力是每一个年代可以免费起一个建筑。我把那张本来塞在图板底下的牌拿出来盖住第二阶段的标志,是要提醒自己当下的年代我已经用了这能力,不能再用。

《穿越荒漠》(Through the Desert) 是我和 CK、Kah Wooi 三个人玩。这照片里右边出现了有点尴尬的情况。我们三个的黄色商队都在那一带。我是绿色(绿色商人、黄色骆驼), Kah Wooi 是蓝色, CK 是橙色。商队在扩充时不能碰到另一个同色的商队。我们三个人的黄色商队之间出现了死位。那里有一个深蓝色3分的水源,我(绿色)和 Kah Wooi (蓝色)都抢不了,因为在这里不准放黄色骆驼。这3分水源要抢的话只能靠别的颜色的商队延伸到那里抢。

《穿越荒漠》的精髓是左右为难。好多地方都能抢分、都想去抢分,可是每一回合只能放两只骆驼。抢了这边,另一边可能就会不够别人抢。除了为难在哪里抢分,还要为难应该自己抢分还是阻挡别人。有时候有对手有很大块的肥猪肉要吃,是不得不花费力气去阻扰他的,要不然他吃下了,就会拉开分数。我们玩的这一局就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的肥猪肉通常是有玩家有机会把一个区域用自己的商队围起来。这样的一围,往往会得不少分。通常能阻止就要阻止,阻止不了也尽量把这范围缩小。我们最后的分数只差5分。我赢就正好是因为有围到一个不错的区域。CK 有阻扰我。如果没阻扰的话,我的分数会更高。

这一天最受欢迎的应该是《卡坦岛》(The Settlers of Catan)。这是熙舜、Kah Wooi、CK 和阿 Chui 玩的。伟杰本身常玩桌游,这游戏他玩了很多次,所以没有参与。他很熟悉规则,帮了我的忙,帮忙解说一些规则。我们换游戏玩的时候,我有问大家想玩比较简单游戏的还是要提高难度。有其中一些朋友刚刚玩过了《China》,觉得是简单级的游戏,说想玩高难度一点,所以我就建议了《卡坦岛》。《卡坦岛》我归类为中量级策略游戏。他们四个人玩,玩完了马上再来一次。可见《卡坦岛》的魅力不俗。

充满欢笑的游戏。

我本来想玩《佛罗伦斯王子》(The Princes of Florence)的(照片左下角),但没玩到。这是我开始玩桌游的时候买的游戏,已经很久没玩。

我的《卡坦岛》是很旧的版本,是日本Capcom公司出版的中文版。图板不是像标准英文版那样一块一块六角形小板块组成的,而是四大片板块组成的。岛本身有两大块,中央的一大块地和外围沿海的一个圈。海洋也是两大块,像C形状的板块。这四个大板块都是双面的,也可以以不同的位置组合起来,不过当然是没有单一六角形板块组合起来那么多变化。我这版本的一个坏处是没有扩充。要玩扩充的话就需要去买标准的英文版。

这些是这次劳动节聚会玩的游戏。《填填俄罗斯》(FITS)那一桌我有参与。这一次玩《填填俄罗斯》让我有点意外,因为出奇的难。我们运气不好,那些形状出现的次序逼得我们很难好好的填,很多时候要扣分。我们只玩了基本的四个图板,已经很有挑战性。这是意外惊喜。

玩《Sticheln》时,我发现这游戏的战术对新手来说是不容易消化的。有好几次有人下牌,我们都得提醒他这样下牌是很危险的,会很容易被人害得扣很多分。一个只有数字和颜色的纸牌游戏,战术上却有不少考虑点。

2018年5月5日星期六

《Diner》

3人玩3次。

Allen 最近清理自己的收藏品时,整理了一些要卖、要送的游戏。《Diner》是他通过 Kickstarter 买回来的纸牌游戏之一。他给了我好几盒。一个周末我随机抽了一盒和孩子们玩,就抽到它。


游戏大纲

《Diner》是即时游戏。玩家扮演餐馆里的服务员,要招待客人,把他们点的餐送上。每一桌有送齐餐点的会得分,但是如果游戏结束时有些桌子的客人点的餐没送齐,是会扣分的。

游戏是这样设置的。牌是双面的,一面是食物、另一面是桌子。桌子那一面会有二到四个客人点的餐,也会注明小费(小费就是分数)。照片里中间第一行,显示食物面的三叠牌是牌库。第二行,显示桌子面的是等待中的客人。这两行下面那一堆是弃牌堆。游戏开始时,每一个玩家会有一个或两个那圆形的标记。这些是行动标记,要有它才能执行行动。每当执行了行动,标记要传给左边的玩家。自己右边的玩家每当执行行动,也会把标记传给自己。游戏没有按照轮次进行,而是使用这样的即时机制进行。

玩家能执行的行动只有几种。第一是从食物牌库把食物拿到手中。玩家手牌没有上限。第二是把其中一桌等待的客人拿到自己面前。这表示自己要负责招待这一桌客人,其他的服务员不能碰。拿掉桌子牌后,要从相对的牌库补上新的一张桌子牌。从牌库摸的食物牌,反过来就变成桌子牌了。当自己手中的食物能完全满足自己面前的其中一桌客人所点的餐,就可以送餐给他们。这是第三种行动。成功送餐的桌子可以放一边,等游戏结束时做计分。使用了的食物牌要放到弃牌堆。拿客人、拿食物、送食物,形成一个完整的流程。不过玩家还有第四种行动。玩家可以使用一个行动标记把其中一桌等待中的客人赶走(放到弃牌堆)。有时候要这样做是因为没有自己想要的客人牌,也有时候是因为有高分的客人牌自己不想拿又不想被别人拿。

上面照片里我面前只有一桌客人,如果能成功送餐,会得八块钱(8分)。

各种食物有不同的稀有度。煎饼、煎蛋比较便宜,牛排则比较贵。食物牌中有一些是鬼牌,可以当成任何食物,通常一出现就会有人抢。高分的客人牌(也就是桌子牌)也是比较多人抢。

食物牌牌库当有两叠摸完,就要小休。上半场结束,现在要准备进入下半场。弃牌堆和剩下那一叠牌库要重新洗牌,并整理出三个新的食物牌牌库。到下一次有两叠食物牌牌库摸完,就游戏结束,大家来算总分。如果那时候面前有还没送餐的客人,就要被扣分。被扣的分也是牌上的小费。

我们有用一项选择性规则。如果有其中一个玩家玩得特别慢,导致所有行动标记都卡在他那里,所有其他人无法执行行动,那么他左边的玩家可以立刻从他面前拿一个行动标记。这规则会让游戏比较顺畅。

亲身体验

《Diner》玩起来是很忙的,不太有时间留意对手在做什么,至少我目前还是这样。有可能玩得更熟后可以兼顾到对手的情况。不过就算不特别注意对手,还是会有相当的竞争。每当有高额小费的牌出现,很自然的大家都想抢。当有鬼牌出现,通常也是会要抢。就算不是鬼牌,是那些高价值的食物,也是会让人心动。玩家还是要顾虑到自己目前有什么客人要招待,需要什么食物。如果已经很多客人要顾,最好就别再拿新的客人,而且拿食物最好只拿自己现在真正需要的,不是看到贵的就拿。

我和两个孩子玩,大家的竞争能力是相同的,我无法像其他游戏能靠经验打败她们。这游戏没有太多策略可谈。它是个需要反应快、眼快手快的游戏。一局游戏很快就玩完,我想不到十分钟。我们玩完了,我建议试试看下一盒游戏,她们说好。可是我还在看规则时她们已经等得不耐烦,就说再玩《Diner》吧。结果我们玩了三局。那么巧我们父女一人赢一次。

感觉/想法

我想《Diner》对桌游老手来说,没有特别新奇或独特的地方。我看了不会买,玩了也不会特意想回来玩。不过在特定的情况我会想到可以拿出来玩。《Diner》适合当聚会游戏,很适合和非玩家玩。它容易教、容易上手,就算新手也能有相当的竞争力,所以对新人来说是有满足感、成就感的。一些少玩游戏的人不会觉得抗拒。由于是即时游戏,很自然是个热闹的游戏。这也是适合去旅行带的游戏。小盒又简单。